Operator VC与Investor VC谁更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溯元育新”(ID:EnvolveGroup),作者:溯元育新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前段时间我们和大家分享硅谷传奇投资人Chamath的经历时(点击这里回顾),提到了两种不同的VC类型。Operator VC指创办过公司,公司退出后,创始人转换身份进行风险投资的一批机构。与之相对,由金融出身的投资家主导的机构则被归纳为Investor VC。

全球风投业风云变幻的过去20年中,两派都孕育出不少优秀基金。Social Capital,A16Z,Formation 8成为Operator VC极为优秀的代表;USV、Benchmark也在金融家的经营下蒸蒸日上。随着本世纪初诞生的一批科技企业陆续上市做大,中国也有企业家投身风投行业,壮大Operator VC的队伍。

对转入风投行业的企业家来说,Operator VC是实干家:他们的强项在于认准一家公司,与公司和产品死磕到底;这些管理人常常更热爱与专注于少数公司;有时甚至亲自入局,将被投企业管理层扫地出门,是骨子里的实干家。

而Investor VC则是策略家:他们长袖善舞,回归金融行业管理人和人关系的本质,同时照顾好200个甚至500个公司,促成其间的并购、合作。

即使美国老牌基金USV创始人Fred Wilson,都无法判断何种形式更优。他在自己的博客提到,一些年轻人问他该如何进入风险投资领域,他的建议是20-30岁时最好在一家公司工作或创业,之后再进入VC。但Fred也承认自己的话有些矛盾 :“但是我从来没有在企业干过"。诚然,Fred没有创业过,没有管理过一支团队,不知道产品怎么搞,更没有开除过某个关键业务的负责人。

两个极端:“这届创始人不行”与“这件事一定能成”

我们通常中的印象是,Operator VC在投资上会拥有更加准确的判断力,在投后管理上能够给到更加切实可行的帮助;而Investor VC则在退出和募资层面上更具有优势,在投资和投后方面会落后于Operator VC。

事实并非如此,也并非恰恰相反。

对创业者的深刻了解,是operator VC的最大优势,这也使得他们容易过分介入公司事务。USV创始人Fred曾经与做运营出身的企业家Jerry Colonna共处。Jerry改行入VC后,便经常指手画脚,恨不得成为被投公司COO。其他投资人后来看不下去,告诫Jerry不要过度参与公司事务,这对创始人不好:毕竟,我们投资的是创始人的成长,而不是自己做业务的爽感。

除了“这创始人不行,按照我的方式更好”,Operator VC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Operator VC或有很强运营经验的投资人,看待创业者时,还容易有太强的代入感,认为“这确实很make sense,我做我也行。把钱拿着,干就完了”,而忽略了创业者的执行能力。

Operator VC还会犯的一个错误,是容易太过相信于过往的成功经验,而忽略当下的环境变化,过往的成功经验往往会使得Operator VC的创始人对于新场景给到更加具体而笃定的解决方案,哪怕并非当下环境中最适合的决策,人们往往更加容易相信“过来人”的话,这对于Operator VC和被投企业本身,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和限制。

二律背反:“我也不懂”与“要你何用”

与之相对,我们会认为,由于缺乏足够多业务场景与运营决策的锤炼,Investor VC在和公司创始人沟通时,由于他们不具备创立公司的经验,面对企业家时难迅速取得对方信任,从而在后续的投后管理与退出上掌握主动权。比如说,投资人看到企业家人员业务发展不够好的时候,只能给到大方向上的建议,而很难有底气告诉他“你应该开除销售负责人,招一个这样或者那样的人”,或“你应该通过每天增加一次销售例会的方式,至少把你们的销售转化率提升3%”。

当进行一个抢手的项目争夺时候,Investor VC也很可能因为无法迅速和创始人形成“我也是这么过来的”那种亲密与信任感,从而在竞争中落败。创始人会想:“有很多VC找我,我并不缺钱,需要的是实打实的业务资源和认知;你没有相关的经验,将来如何在业务上帮助我呢?”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核心能力:“会重演的历史”和“已发生的未来”

概述成一个词:Pattern Recognition

Investor VC与Operator VC累积认知的方式不同,这不意味着没有实干经验的认知就一定更弱。这一点,我们(王潜与Alex)有过许多的讨论,作为业务出身的投资人,我们曾经一致双手反对,但是渐渐改变了看法。

每一位早期投资人,在投资项目的时候,都是在寻找一种“会重演的历史”或者“已发生的未来”,这个判断过程,就是Pattern Recognition。

我们发现,Operator VC很容易把自己做企业时的战略和判断套用在被投企业上。他们坚信 “这事过去发生过,未来也一定会发生”。但operator VC对公司战略或行业的理解,都基于一个行业中特定场景下的思考,成功也许会重演,但奇迹的发生一定不是以我们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进行的。

Investor VC的独特优势在于,他们过去可能是投资银行家或者某个行业的顶级分析师,上手便是上di视角,也因此得以长期训练对于不同Pattern的识别能力。另外一个层面来说,金融还是人的生意,对于后续投资人的规划与沟通,这需要长期积累的人脉和语境。在中国,优秀的战投部或者有相应背景的投资人,凭藉广阔的视角,帮助不少公司实现并购。例如元生资本推动了陌陌对探探的并购;腾讯助力滴滴并购Uber。而在美国,这是优秀的VC投资人必须要做的工作。当Opertor VC也能长袖善舞,同时管理200多家公司,他事实上也早已从企业家,成功转型为金融家。

上文中提到Investor VC的弱点在于无法说服别人,他们想明白了行业,决定做出投资,却无法接上和企业家沟通的场景。而Operator VC说服力则过强了,以至于过去的经验让他们忽视了新方法、新机会,或是脱离困境的第二种可能。他们基于自身的经验,强势“建议”开除某个“不行”的人,但后者未来可能成为业务转折的领导者。这是一个迷思,但永远无法证明,也是为什么自古以来的战略与情报部门,总是在背锅。

关系之辨:“成功的企业家”与“顶尖的投资人”

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对于成为顶尖的投资人,有帮助吗?

数据显示,并没有任何帮助。

当然,也没有反作用。简单来说,概括成四个字:“没有关系”。

是否能成为成功的企业家,和能否成为成功的投资人是两件事,因为它们们遵循了不一样的规则,拥有完全不一样的评分体系。

就像我们曾经在游泳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后来转行做射击运动员了,总的来说你的身体素质好肯定比别人好,但不代表你能够争金夺银。乔丹在职业生涯巅峰时期改打棒球,博尔特下场踢足球,哪怕身体素质在团队竞技中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在顶尖赛场上,他们的表现也不会因此出彩,在这样的转变下,要重新适应与学习的的东西太多了。再比如许多商学院的教授,从未创过业,可以同时是很好的投资人,也可能只是个优秀的学者;教授和投资人两个身份间,并没有太多关系;企业家和投资人身份间的关联性,也一样。

2016年开始,CB ingishts便采访数千个创业者或者投资人,以保密的形式评出“全球百大投资人”。同福布斯排行版不同不同,CB insights会对投资人的数据和背景进行量化分析。2018年他们透过研究,发现是否创立过公司,和能否跻身榜单没有相关性。100人中,有32个人创立过公司,68个没有创立过公司。排名前十的投资人,有一半以上(6个人)都没有创立过公司,甚至没有在企业里干过具体业务,数据可以见下图。


CB insights关于全球前100的投资人是否曾经是企业家的统计:蓝点为企业家转型的投资人,橙点为非企业家转型的投资人

这样的数据再次证明了:是否创立过一个公司,和你能否成为优秀的VC投资人并无关系。这不代表Operator VC和Investor VC的分类没有意义,他们代表着光谱的两极,我们可以运用这样的方式,更好地了解两种投资人的特性。

二元对立的归纳方法,可以让人理解一件事,但不能用来描述一个人:只有小孩会非黑即白的评断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都需要认识到:无论是operator VC还是investor VC,最终都有可能成功;无论你多懂财务或公司运营,都不能轻言一位企业家固然会失败。因为人的主观意识是无法禁锢和替换的,你无法彻底了解他的成长历程,更无法替基金管理人或企业家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

顶级投资人的背后,有共性吗?

无论是你是何种VC,想要成功都需要做好基本功。

Fred Wilson提出一个概念:being a portfolio player。在他眼里,一个优秀的VC一天内能够在5-6家公司穿梭。做不到这一点,就很难实现“投100个公司,死90个公司,2个公司改变一切”的场景,从而实现帕累托最优。

Being a portfolio player,意味着这样的场景:

上午你去A公司看一个新的业务团队,闻闻这个团队的味道,同时留心帮B公司物色合适的CFO甚至CEO;下午会面一个PE基金或者投行的合伙人,看看能不能帮C公司促成一笔并购,再通电话给D公司的创始人讨论战略方向的选择;一天的最后还要进行一场线上董事会,跟创始团队以及董事会上的股东探讨公司发展。

operator VC是十足的实干家,所以很多时候,这样频繁切换的场景会把operator VC给逼疯。风投人要习惯每件事情都不能扎的深入,但是又不能脱手。Investor VC从第一天入行便这么做了,而身为Operator VC的你还要适应:现在公司的方向你可能并不喜欢,但它可能未来会变得很大,成为很好的公司。

无论是VC投资人或是其他领域,大家的成长、思维路径,或成功的方式当然有共性,但也是非常独特的。我们不该因为自己没创过业,便说自己对这件事情不可能有sense,因此不可以成为好的投资人,这样的想法倒果为因。如今风投行业不少人常被些肤浅的问题与所谓的瓶颈困住,但这和他是否创过业没多大关系,而源于更底层的习惯:坚毅和努力。

花5年创造一家的公司,和花5年见一万个创业者带来的的判断力是无法比较的。所谓“你没创过业就看不懂创始人”,与“因为我创过业我投的东西就一定好,对创始人的帮助就会更大”,都是极端的二元化论述。

先埋首苦干,再抬头望天

有一天在车的后座,去往下一场会的路上,王潜说:总说年轻人不应该太早做投资,不是因为他缺乏历练不能准确判断,也不是因为做投资会让他心高气傲,眼高手低,这些都是表层的原因,许多人都足够聪明、敏锐、勤奋、刻苦,没有这些毛病;底层的原因是,他可能太早见到太多的强人,将自己的气质弄乱了,把独特天赋忘却了。

投资意味着我们在一长段时间,可能是十年内,只能做20个关键的决策。我们必须在足够自洽的逻辑框架里面,完成这20个决策的制定。这意味着,一个投资人十年的投资路径和逻辑应该是要有一致性的。但无论是极度优秀,或相对平庸的创业者,都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冲劲,否则也不会来创业。见识太多创业者,哪怕其中有许多顶级选手,就像我们同时跟着5个世界上最顶尖的教练学拳击,自己先迷惑了。

随着我们的成长,都会形成一种适合自己的思考方式和认识世界的方式。在早期还没有形成这种方式的时候,和很多已经成熟的人共处,容易导致自己没办法形成独特的认识世界的方式。

这个市场奖励的却是那些有独特认知又坚定不移的人。先埋首苦干,再抬头望天,才是硬道理。

在过去的几年中,相较于VC终结论、资本寒冬论的喧嚣尘上,我们认为这一类声音对于投资人没有意义,对于创业者渲染焦虑,对于新生LP也产生了误导。

我们看到的是全球VC基金已经慢慢成熟的最佳实践,以及一个更加健康、有序、专业化的中国VC市场的诞生。我们将通过我们的阐述把这些最佳实践有序地展现给你们。

我们专注研究与解构对创投行业有重要参考借鉴价值的细分领域投资之王,同时也会将第一手的全球行业变革、最新实践、资深LP的动向,内部投资决策材料第一时间上传到我们的知识星球。

无论你是合伙人、VC从业者、LP还是产业资本,相信你都需要一个信息素养极高的合伙人级别助理,不断为你监测全球最优秀基金的最佳实践。

我们也希望把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以及努力研究得到的成果,第一时间分享给市场上所有对于探索下一代GP和新的商业价值的人们。

有意同我们具体交流的读者,加入我们的知识星球,溯元创始人王潜和联合创始人刘嘉培会在48小时内回答各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