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新战场:趣头条、爱奇艺、顺丰纷纷杀入企业团餐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刘旷”(ID:liukuang110),作者刘旷,36氪经授权发布。

关乎到吃,人们总会有着莫大的关注。

对于外卖餐饮行业而言,行业巨头的你争我夺永远充满看点,而在博弈之中,总是会让流量聚焦在这些巨头身上。比如美团和饿了么一次又一次的博弈,让近日发布了一季度财报的美团,不出意外地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对象。

争夺会引发混乱,而混乱之中往往隐藏着机会。在美团和饿了么的争夺愈演愈烈,大家的目光都集中于巨头之战的时候,一些互联网公司也看准了机会,想要在混乱之中找到新的红利。而趣头条就是其中之一。

餐饮新势力——库盒

趣头条进军餐饮的方法,是通过扶持一个叫库盒的餐饮平台。

库盒是一家主要面向城市白领阶层的餐饮服务平台,送餐地址也规定在可配送的写字楼范围。库盒的经营范围包括厨房用具、家用电器、家具的研发与销售;为餐饮企业提供管理服务;中餐、西餐制做和销售;预包装的食品销售;蔬菜、冰鲜、水果、熟食的批发零售等。

也就是说,库盒并不是外卖平台,而是拥有完整供应链的餐饮自营服务平台。目前库盒主要依托微信小程序运营,其配送范围限定在一些合作的企业园区和相应的企业楼层,餐饮服务范围包括午餐、下午茶和晚餐,订餐时间局限在工作日期间。

此外,库盒还开发了相应的“饭票商城”,类似于其他外卖平台的会员服务,购买饭票后可享受用餐折扣等权利。目前库盒可服务的企业园区集中在深圳和上海,收录相关企业地址也已超过200个。

而这个完整供应链的餐饮平台,就是趣头条发力餐饮的依仗。

此前趣头条行政IT部门总监Summer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将借助库盒解决上海张江园区总部趣头条员工的用餐问题。在上海趣头条公司的总部办公地点设置了专门的库盒取餐点,并且会每天向员工发放优惠券用以鼓励员工在库盒平台点餐。

趣头条方面表示,库盒为其内部开发的项目,目前主要在趣头条上海办公地区进行试点。但是,趣头条和库盒之间的关系并不只是试点合作这样简单。

库盒隶属于深圳饭立得科技有限公司,而其董事长为趣头条创始人兼CEO谭思亮。公司的大股东则为上海博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占股为47.08%。另外,深圳市一起开饭网络科技合伙企业占股6.19%,以上两家合计占股比例超过50%,而谭思亮则为这两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除此之外,谭思亮在深圳、北京、上海等库盒分公司中均有超过30%的参股比例。

如此看来,趣头条想要借助扶持库盒抢夺餐饮市场的小算盘,不言而喻。当然,趣头条并不是唯一一家将目光聚焦在餐饮行业的互联网企业。

互联网+餐饮=新舞台

餐饮领域,似乎成为了互联网企业的新增长领域。但是想在餐饮市场中成功,并不容易。

除了做内容起家的趣头条,还有快递行业的龙头顺丰,以及视频平台爱奇艺同样将目光放在了餐饮领域。

在今年五月份,爱奇艺成立了“北京格芮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餐饮管理、食品销售等。对此爱奇艺解释到,成立新公司进军餐饮业是为了公司的经营需要。

而快递平台顺丰,也上线了自己的外卖小程序“丰食”。丰食借助其主打的企业团餐业务,试图在被两大外卖巨头霸占的市场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同样,也想借助新的外卖业务实现自己垂直快递领域的“破圈”。

为何互联网企业纷纷涉足八竿子打不到的餐饮领域呢?原因很简单,受疫情影响而低迷的餐饮行业,仍旧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根据艾媒资讯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餐饮收入为6026.3亿元,与2019年同期全国餐饮收入10644.1亿元相比下跌44.3%,呈现断崖式下跌的局面。2019年中国餐饮商家数量达1107.5万家,预计2020年餐饮商家将降至941.4万家。

由于疫情的影响,以餐饮业为代表的聚集性消费行业需求骤减,餐饮行业的食材供应、菜品销售渠道都受到严重阻碍,这使得2020年疫情期间餐饮行业面临严重损失。

同时,由于疫情的影响,众多小型餐饮企业在面对突发情况是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储备,难以应对突发情况,不得已退出市。艾媒咨询的分析师认为,2020年商家数量的下降趋势将十分明显。

尽管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退,餐饮行业也还没有恢复此前的活力,但是餐饮依旧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也说明餐饮行业依旧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疫情加速了行业内的企业洗牌,疫情之后,还有更多的市场和机会等待着新入局的餐饮企业。

而市场和机会正是互联网企业所看中的,不论是出于市场需求还是实现自己的野心,餐饮这片有待开发的市场,都成为了这些互联网企业新的舞台。

而在这新的舞台之中,库盒靠什么赢得观众的喝彩呢?

殊途同归的差异营销

库盒主打的完备供应链和企业团餐两种模式,最终却与其他平台,殊途同归。

从库盒主要的经营范围可知,库盒拥有完备的餐饮供应链体系,这是库盒第一张差异营销手牌。不同于美团和饿了么这样单纯的外卖平台,库盒不仅仅包含了外卖平台,更是一个提供餐饮“一条龙服务”的平台,包括了菜品的制作以及外卖配送。

库盒集无油烟、免清洗的智能炒菜机技术、净菜供应链、炒锅与餐盒一体化的食材盒、自营点餐系统等为一体的平台化品牌。通过高科技硬件+标准化食材供应链+互联网O2O运营,颠覆传统餐饮模式与开店门槛,以智慧微厨的形态,渗透用餐行为的无限场景,无限贴近用户,推动餐饮行业的智能化进程。

但是,库盒这张手牌的本质却十分简单。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利用炒菜机器人做好饭,然后不借助其他外卖平台配送。但是这个模式,一些不愿意加入美团和饿了么平台的商家也可以实现,备好货品之后,商家自己配送。

而库盒的另一张手牌,则是其面向企业推出的企业团餐业务。美团和饿了么经营外卖行业多年,用户流量增长已逐渐触及到天花板,有需求的商家也被两家瓜分。但企业团餐作为新兴的外卖增量市场,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此前却并未深入。

但是此前顺丰推出的“丰食”,也是主打企业团餐业务,而且美团等外卖巨头并不会放过这个市场。尽管企业团餐的市场中依旧有很多的机会,但是前有顺丰丰食的抢占,后有外卖巨头的伺机而动,库盒想在这片市场中抢占席位并不简单。

餐饮外卖领域中,玩家已经很多,想要在众多玩家中脱颖而出,就更需要打出不一样的手牌,也就是差异营销。但是趣头条扶持之下的库盒,却最终和其他玩家殊途同归,库盒依仗的两张手牌,在牌局上的赢面并不大。

在库盒如此尴尬的处境面前,趣头条想要进军餐饮的道路并不平坦。当然,涉足餐饮的背后,还有趣头条想要自救的念头。

团餐外卖:互联网平台的曲线自救?

趣头条发力餐饮,最明显的一个意图,就是想要实现自救。

作为“网赚鼻祖”的趣头条,当时凭借其网赚模式吸引了不少的用户,但是如今,曾经的鼻祖也走上了下坡路。不仅有口碑下降、营收乏力、用户缩水的自身问题,也有同样借助网赚模式起家的别家平台让行业内竞争倍增。

根据趣头条财报的数据可知,趣头条虽然实现了营收的上涨,但是亏损依旧。趣头条2019年第四季度实现营收16.58亿,同比增长25%,2019年全年营收55.7亿元,同比增长85.3%。在营收增长的同时,趣头条的亏损还在持续,第四季度净亏损5.51亿元,相比上个季度的8.88亿大幅改善,净亏损率由63.1%下降至33.2%。

而餐饮作为趣头条想要发展的新业务,承担的更是趣头条改善现如今尴尬情况实现自救的愿景。但是这份自救的愿景,似乎也遥遥无期。

餐饮行业虽然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但是初次进入领域,需要考虑的问题并不是简简单单做饭卖菜送货,平台运营、口碑维护、合理配送等问题也是趣头条不得不考虑的重要问题。

在餐饮行业,趣头条需要面对的是已经拥有很高口碑的老牌餐饮企业,例如肯德基、麦当劳等,这些企业也有拥有自己比较完备的供应链储备。而在外卖配送领域,美团和饿了么则是趣头条前进道路上难以逾越的两座大山。

而想要借助库盒进军餐饮的趣头条,在资金储备和技术能力方面,都有着较为明显的欠缺。这使得库盒在餐饮行业内难以站稳脚跟,同样也让趣头条想要另辟蹊径实现自救的愿景,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