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bi下载量营收均不及预期,联合创始人甩锅给新冠疫情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

图:美国梦工场创始人兼前CEO、移动短视频流媒体平台Quibi联合创始人杰弗里·卡森伯格

5月12日,据外媒报道,今年4月6日,名为Quibi的移动短视频流媒体平台横空出世,甚至被许多人视为TikTok(抖音海外版)最强劲的对手。然而自从发布以来,这款应用的下载量和营收均远远不及预期,其创始人杰弗里·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对此表示,所有问题都归咎于新冠疫情。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卡森伯格已经近50天没有离开其位于比佛利山(Beverly Hills)的住宅了。在此之前,他忙碌的日程安排堪称疯狂,通常早餐时要参加三次会议、午餐时再参加三次会议,晚上则边吃晚餐边工作晚餐。这位经验丰富的高管在试图推出Quibi时,几乎每天都在视频会议中度过。Quibi是卡森伯格一个多月前与惠普公司前总裁兼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共同创立的流媒体应用。

尽管有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伊德里斯·埃尔巴(Idris Elba)、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以及克里西·泰根(Chrissy Teigen)等制片人和明星的加盟,Quibi的下载量依然不尽如人意。

这项服务提供5到10分钟的娱乐和新闻节目,旨在让那些因太忙而没有时间坐下来播放电视节目或电影的人在旅途中欣赏。Quibi是在数百万人因为全美各地实施“限足令”而哪儿也不能去的时候发布的。对于其未能吸引人们的青睐,卡森伯格表示:“我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因于新冠疫情。”

Quibi在4月6日上线一周后,就跌出了美国下载次数最多的50款免费iPhone应用榜单。市场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它现在排名第125位,落后于游戏应用Knoke‘em All和语言学习应用Duolingo。此外,即使有90天的免费试用,这款应用程序也只有290万客户安装。Quibi声称,这个数字为350万。该公司表示,在安装了这款应用的用户中,有130万是活跃用户。

卡森伯格对这些数字表示失望。他说:“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并将吸引大量用户的产品吗?答案是否定的。这不是我们想要的,这与我们想要的还相差甚远。”

当然,这与Disney Plus近5500万订户、YouTube超过20亿月度用户相去甚远,其中70%的用户在手机上使用这款应用。Quibi不能像YouTube那样在全球范围内使用,也没有流行的知识产权库(像迪士尼一样),这使得增长变得更加困难。

Quibi的节目没有得到好评,自4月6日首次推出以来,人们对这项流媒体服务的兴趣直线下降。相比之下,大多数其他流媒体服务的浏览量都有所上升。人们似乎对Quibi不感兴趣,这也是卡森伯格试图解决的问题。是否像卡森伯格所说的那样,新冠病毒完全是罪魁祸首,这是值得商榷的。业内人士在Quibi推出之前辩称,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销售一款似乎并不是特别需要的产品前景堪忧。

卡森伯格曾是沃尔特·迪士尼工作室(Walt Disney Studios)的负责人,也是美国梦工厂SKG的创始人之一。有人问他,是否为推出Quibi而感到后悔。他说:“如果我们在3月1日,也就是我们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像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那样,你会说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答案是,很遗憾。但是我们从中学到很多,所以我并不后悔。”

现年69岁的卡森伯格和63岁的惠特曼从好莱坞制片厂和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那里为Quibi筹集了近18亿美元资金。他们将其定位为一款旨在与人们现在消费媒体的方式相匹配的应用程序,包括在通勤或排队的时候观看,在手机上慢吞吞地使用。但这与发布那天的情况大不相同。

卡森伯格说:“我的希望,我的信念是,在采取就地避难禁令的同时,仍然会有很多‘中间时刻’。这样的时刻以前也有很多,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许多下载Quibi的人都有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我不能在电视上观看?作为回应,卡森伯格和惠特曼已经背弃了他们最初的承诺,即仅限智能手机使用的应用程序。本周,拥有iPhone的Quibi用户将可以在电视屏幕上观看经典恐怖片《最危险的游戏》(Most Dangage Game)或《克里斯蒂法庭》(Chrissy‘s Court)等节目。Android用户可能还需要再等几周。

卡森伯格表示,Quibi正在推出新功能,包括让订阅用户能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Quibi节目的内容。当Quibi在4月初发布时,该应用程序屏蔽了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ikTok和Reddit等平台上的分享功能。现在,卡森伯格及其团队正在研究确保Quibi“更少与互联网隔绝”的方法。人们最终将能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Quibi内容,但该功能何时可用还没有估计的时间框架。

卡森伯格说:“我们在这款产品中看到了一大堆我们认为大致正确的东西,但现在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上面使用它,你会说,‘哦,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

Quibi在新闻节目上下了很大的赌注,将NBC、BBC、Telemundo和ESPN的一系列节目以Daily Essentials的名义提交。Quibi对这些细分市场的兴趣一直微乎其微。卡森伯格打趣儿说:“日常必需品并不是那么重要。”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还出现了其他一些起伏。一家名为Eko的科技公司指控Quibi挪用商业机密,并侵犯了这项允许观众在水平和垂直观看之间无缝切换的技术专利。激进的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承诺为Eko提起的诉讼提供资金。

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Quibi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泄露了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卡森伯格说:“我们一听说这件事,就立即解决了问题。”

包括贾尼斯·敏(Janice Min)在内的几名高管在测试阶段离开了Quibi,该公司最近几周失去了另一名关键成员,即首席营销官梅根·英布雷斯(Megan Imbres),后者拒绝置评。安·戴利(Ann Daly)曾是梦工厂动画公司的总裁,自1997年以来一直与卡森伯格合作。他说,这一变化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对未来的战略存在意见分歧”。

直到最近,Quibi还在整体上推广其服务,而不是营销任何特定的节目。这一战略已经开始改变。在ESPN关于1997年至1998年芝加哥公牛队的纪录片系列节目《最后的舞蹈》(The Last Dance)的最近一期中,Quibi为《Blackball》做了广告,这是一部纪录片,讲述了美国国家篮球协会(NBA)封杀洛杉矶快船队老板唐纳德·斯特林(Donald Sterling)的故事。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的《周六夜现场》这一季的大结局中,Quibi打出了重启喜剧中心节目《Reno 911!》的广告。

Quibi将以较小的规模实施新战略,鉴于许多潜在客户滞留在美国国内,Quibi在第一年计划用于营销的支出远低于4.7亿美元。卡森伯格说,“在我们处于能够获得投资回报的环境之前,我们需要做到有备无患。”

随着Zoom和TikTok在应用程序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卡森伯格和Quibi的其他高管始终在努力降低他们对Quibi第一年的业绩预期,此前他们预计可以吸引700万用户和2.5亿美元的订户收入。随着电视和电影制作几乎完全关闭,Quibi也决定放慢推出的步伐,这样它就可以在2021年初之前提供新的内容。

卡森伯格说,尽管开局艰难,但他看到了乐观的理由。他表示,Quibi的80%观众完成了他们正在看的节目预览。他相信,一旦日常生活恢复正常,人们将重新以促使他及其投资者押注Quibi的方式使用手机。

当被问及TikTok的成功是否让他犹豫不决时,考虑到它也是建立在短视频基础上的平台,尽管有用户生成的多样性内容,卡森伯格似乎一时激动起来。他说:“这就像把苹果与潜艇作比较,我不知道人们对我们有什么期待。Netflix推出30天后是什么样子?要告诉我一家拥有10亿用户的公司,而且在过去六周做得很好,我为他们感到高兴,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